新闻中心

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就这样结束了

 底线
    今天天气不错,小唐来借老虎的鱼竿和几个朋友去钓鱼,一进店子小唐就说:“李姐,那天晚上你发火生气了哈?”当然了,明知故问。我心里想着,嘴上回答:“平时上班说累了,空闲的时候耍那么晚,吃喝玩耍不要紧,但得要有个底线撒。你们几个现在还年轻,才20几岁,他都40的人,还这样怎么行?身体也不敢跟你们比撒。”小唐笑呵呵的说:“那天晚上徒弟输了七八百,输家不说走,赢家不敢走。”哎,啥子道理,娱乐为主嘛,讨厌那些打牌的人,没谁像咱这样,牌不打,还顾家,这就是女人的累!
  
    说到那晚的事情,真的很生气,哥们几个吃好喝好抹嘴就去茶馆打麻将,收拾洗刷,捡酒瓶扫烟灰(其实收拾残局的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三次的事情),忙完一切催促两孩子洗刷睡觉,白天还上学,他们拖货的三轮车上还有没安装完的货放在门口,就停在哪里,我想搬也搬不动,也没地方可搬,收拾好店子外面的东西自己也洗澡睡觉,一觉醒来,身边没人,起床看时间,凌晨一点过了,脑子里回忆片刻,哦,老虎和哥们几个在麻将馆打牌还没回来,我拿起手机给老虎打电话,问他几点了,还在玩,他在那边“哦,哦”的应付着,想着打了电话应该很快会回来了吧,回到床上继续睡,又是半个小时过去了,还不见回来,心里腾的一下火冒三丈,今晚我不搅局,他们是不是要玩通宵了?我穿起睡衣就要去看个究竟,门一开,一条街道都没了灯光,很安静,唯有哪家麻将馆里面还亮着灯,我边推门边生气的说:“几点了?还打,今天晚上是不是要打通宵?平时面对我说累,这里疼哪里疼的,打牌熬夜这么晚就不累了啊?自己的身体不好不知道啊?!”说完,发完火,回家继续睡觉,刚躺下一会,他们都回来了,听见他们开车的声音,随后渐渐远去,我心里琢磨,老虎这回来和我没完了吧,大男人主义的他,这次让他在哥们面前没有面子,这导火线一拉开,我得做好应战准备。
 
    我先是装睡,老虎自顾自的拿着睡衣洗澡去了,哼,还沉得住气啊,我心里的气还没发完,等他洗澡回来,我开始“挑战”,“打牌不累吗?今天晚上是不是想打通宵来着?如果你再长期这样,忘记我们新一年的目标是什么了?两个人的心不在一起,力不往一处使,这日子没办法过了。”没想到老虎这次倒不生气,或许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,死皮赖脸的笑着说:“不是你一叫就回来不打了吗?”“嗯,打牌是治病的是吧,打牌可治百病,那我也该学着别的女人,该吃吃,该喝喝,每天打牌无论输赢心不惊肉不跳,还买名牌”,我说到。“你就别学了,我超过12点这是第一次,以后不了嘛,哎呦,好冷,好冷哦.......”嬉皮笑脸的一边说着一边钻进了被窝。哎,本想发一通火,别人不应战,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就这样结束了。
 
   其实,我也想了很多,自己平时还算友善,并不是苛刻的人,也基本识大体,即使心里有不高兴的时候,也不太容易在他哥们面前表现出来,在他们面前,有些话倒是快人快语的喜欢直说,朋友相处久了,我基本没这样当面发过火,我也知道,这群朋友性格坦诚耿直,每次家里有什么事情,他们总是跑前跑后跑得最快的,我心里一直心存感激。他们打牌输赢不重要,都是这几个人,有时赢了钱的人就买菜买酒在我们这一起吃了的,我生老虎气,真的与他们无关,绝没牵涉他们中的人来骂,咱也不是那么不讲道理,无理取闹的女人。
 
   有时候想想,朋友是什么?朋友就是这样经常走动,不拘小节的人,大家心胸宽阔,无论你来还是不来,我随时为你备好酒菜。生活中,老虎幸好还有这么一群朋友,有这么一份热闹。相比之下的我,以前在外面打工的时候,聊天说话交心的朋友很多,回家差不多八年了,除了生意上匆匆忙忙来往的朋友和网络中许多虚拟的朋友,几乎没有真正可以交心畅谈不拘小节的朋友。那种特殊的朋友,如同学,闺蜜,你有什么事情,她可以提前来帮忙,吃好饭,可以挽起袖子就帮你刷碗,而你也不必和她客气的人。倒是有偶尔的时候,给同学朋友打电话,邀约她们来玩,来吃饭,人家还看有没有空,总是推脱这天没时间,哪天不行,想想女人的事情,真麻烦,就是没男人来去自由潇洒。
 
   或许,处事方式方法都是相互的,就如前几天,结拜大姐电话、微信相约去玩,去K歌,而我顾忌这顾忌那终没去成,后来她们只得选择其他娱乐方式——打麻将,这对于不会打牌的我,更是无趣。自己的心态咋这么老了,不会唱歌跳舞,不会麻将地主,跟不上别人的步伐,脱离了现实社会,我这样的“烂好人”还有几个?这是被埋汰还是被淘汰了?真得反思。
 

栏目导航

联系我们

CONTACT US

联系人:朱先生

手机:13382277770

电话:0510-83585568

邮箱:16200008@qq.com

地址: 真钱投注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