产品展示

廖爷渴望独自拥有无人打扰的爱

我的木屋
  
  廖爷喜欢宁静,喜欢安适、恬淡的生活。
  
  年少的时候曾经幻想着海边的木头房子,坐在木屋前看日出日落,观大海潮起潮退,听海浪哗哗的声响。
  
  曾经幻想大山深处密林中的石头房子,在房子四周种菜种花,坐石屋前看花开花落,观四季轮回,听风、听雨、听惊雷。
  
  当然还要有一位相爱的人陪伴。
  
  其实,那就是渴望宁静、。
  
  年轻时候的憧憬是那样的晶莹剔透,年轻时候的向往是那样美好简单。
  
  此后的日子不曾有海边的木头房子,也没有森林中的石头屋子,一直混迹于碌碌无为的职场,熙来攘往于无法沽价的红尘。
  
  前些时日,和友人一起驾车游玩,车一直穿行在绵延起伏的大山中,当车停在一处两山夹一沟、状似峡谷的地方时,我被那美景震撼了。仰头看见两面高山上的莽莽苍苍的树林,因为是春天,绿色浅淡各异,树丛中、山坡上、角落里开满了颜色不同的鲜花,大山就像披了一条五彩斑斓的彩毡。走进树林,拨开丛丛野花,竟惊奇的发现了一泓泉眼,清澈的水从山里渗出汇聚在这树木花草掩映的深处,深邃、神秘......掬一捧滟瀲的清水,凉凉的滑过肌肤,喝下去,却暖暖的沐浴了身心......
  
  友人在远处喊了一声“看,房子。”
  
  抬头一看,远远地,在大山脊背站着一个木房子。木屋的屋顶爬满了青藤。
  
  啊,再度凝眸,年少时的幻想和眼前的木屋像电影蒙太奇镜头相互的叠印着。
  
  快步跑去木屋前,这是一个两间的木屋,屋的地基是用大块的石头垒成,石缝间长出了杂草,石基上面的木头长着藓苔,有的木头已经腐朽坍塌,木窗已经坍塌的变形,扭曲的木门斜斜的靠着门框,透过窗棂能看到木屋里乱石堆砌,杂草丛生,仿佛是一个旧梦的残章断句。
  
  同伴在远处高声的提醒我“离那房子远点啊,那里面有虫”
  
  我不由得倒退了几步,再也不敢靠近它。
  
  也许木屋的主人曾经在这里种菜种花,曾经在这里看花开花落,可是最后为什么遗弃了呢?
  
  年少时的梦此时冲撞着我的心头。
  
  天空是这样的宁静;
  
  大山是这样的平和;
  
  鲜花是这样的美丽......
  
  可是我的心境却不是过去了。
  
  如果现在给我一个大山里的木屋,我一天也住不了。我怕黑夜,我怕暴雨,我怕孤独、我怕狼虫虎豹,我怕寂寞......
  
  人的心境是变化的,不仅仅是年轻或年老,廖爷就是昨天和今天、夜晚和白天,瞬息前后都会有奇妙的不同。
  
  我们的灵魂、我们的思想没有固定的居所。

栏目导航

联系我们

CONTACT US

联系人:朱先生

手机:13382277770

电话:0510-83585568

邮箱:16200008@qq.com

地址: 真钱投注注册